Blogs

子女教育咨询群(一):什么样的育儿书不要读?

首先我想说,来到这里的父母都是有心的父母,能意识到要关心孩子的心理,不是一般父母能做到的。仅仅肯来这里就是一件好事。

肯来这里的家长八成也是极少数认真读过parenting书的家长。我想提醒大家的是,有些书很好!有些书则要带着怀疑的态度去看!

第一类书一般是知识性的,比如告诉你大概什么年龄的孩子能做到什么不能做到什么,ADHD小孩的行为思维模式,highly sensitive孩子的内心世界是什么样的。这类书籍读了以后可以增加你对孩子的了解,帮助你*自行*调整对孩子的态度。

后一类书/文章会用很大篇幅教你“如何做好父母”,并告诉你一些“如何解决孩子xx问题的绝招”。这类“信息”一定要小心!当你想把这些绝招照搬到自己家之前,一定要先问自己:我的孩子和书里假设的孩子真的一样吗?我自己和家里的环境跟书里假设的肯定一样吗?孩子跟孩子天差地别,家庭和家庭也天差地别。书上说的对大部分人管用,但是对你就不见得管用。就象卖得最火的牌子不见得就是最适合你的。

我的建议是,对后一类书,如果你感觉自己不是很能抓住“绝招”背后的精髓,对“绝招”不能“运用自如”,那么就先不急着用。等过几个月再回头看,也许会有不同的领悟。

最好的书是这样的:既有信息,又有“绝招”:它会先让你判断一下你孩子属于哪一种类型,然后对每种类型推荐不同的“对策”。这种书就比较“高级”一些,开始有点象个活人教练/咨询师了(以后我会介绍“xx师”的运作方式)。

举个例子,potty training这件事, 有个很著名的Potty Boot Camp, 保证孩子1天之内可以成功train好。这本书是典型的后一类,有非常具体的指示。另外一本书,Stress-Free Potty Training the Common Sense Approach,就是先让你判断一下小孩的类型再“因材施教”。

这里推荐一下几本信息类的书:

Driven to distraction Recognizing and Coping with 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

(用这个checklist判断你小孩是否有ADHD

The Highly Sensitive Child

(用这个checklist判断自己小孩是否highly sensitive)

我自己也积攒了一些书可以借给大家。有空我会放一个书单上来。

让孩子多玩会儿 (zt)

娶了中国太太的美国人很不解,为何中国妈妈总是督促孩子学习,一看到孩子玩,就大声斥责。其实,到了美国的中国女人,已经多少美国化了,她们在中国的同胞,在督促孩子读书上进方面,用功之深,心思之密,督促之严,已经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美国人说,中国妈妈的使命,就是要把孩子逼疯。从某些方面来说,也还真差不多。 

家长望子成龙,当然也可以理解。虽然我们都知道,能成龙的子,其实不多,人世间多的是芸芸众生,不管家长们怎么望子成龙,多数的孩子,能成人也就不错了。当然,人们尽可以这样期待,做点梦总是好的。但要命的是,很多家长,似乎就是见不得孩子玩,天然地认定,玩就是不好的。恨不得自家的孩子24小时都在勤奋用功。我们的古训也这样告诉我们,业精于勤,荒于嬉。自古以来,被记录下来的好孩子,都是勤奋用功之辈,头悬梁,锥刺股,凿壁偷光,囊萤照雪。千把年来,大人们一直用这样的模范典型来激励和鞭策孩子。

 

  但事实上,绝大多数古人,包括那些优秀的古人,都有贪玩的经历。只是,这样的经历,每每被人有意遮蔽了而已。有的时候,古人也会在不经意间,透露出来一星半点。比如司马光砸缸的故事,就说明当年机智的司马光,也很贪玩。

  贪玩是人的天性。小动物一生下来,就会玩。它们某些后天习得的本领,都是在玩的过程中学会的。人猿相揖别,人依然是动物性和社会性的综合体,其天性,还是爱玩。所谓的玩,就是游戏,游戏的过程,就是成长的过程。人只有充分地游戏,身体和心理才能发育好。跟动物一样,很多的本领,都是通过游戏才能习得。游戏,或者说玩,是人成长过程中不可或缺的环节。

  然而,我们中国人,长期以来却把玩,贪玩,看成一种恶习,对此深恶痛绝。千方百计,不让孩子玩,实在不行,也得少玩,让孩子在呵斥和打骂声中玩。过去,一个家庭孩子很多,家长即使想管,也力不从心。现在,一个家庭一个孩,家长有了更多的精力和财力,把管理办到严丝合缝。在让子成龙的伟大目标指引下,在幼儿园和学校的老师配合下,理直气壮地把孩子扔进各种课业的陷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在里面挣扎,却一点都不心疼。 

于是,这样挣扎出来的孩子,就有了各种各样的毛病,有的是心理上的,也有生理上的。尽管吃的比父辈好,现在的孩子身体却比以前差的很多,还没进大学,就都戴上了高度近视镜。至于心理状况,就更加堪忧。能进大学,尤其是名牌大学的,都是好孩子,即使在这些好孩子中,也不乏自闭的,自我膨胀的,心理阴暗的。有的学生,一入学就把自己关在宿舍里打游戏,一学期下来,一堂课也不上。还有的孩子,自我膨胀的很厉害,所有人都得围着他转,完全不知道怎么跟人打交道。更严重的,是稍有挫折,就跳楼自杀。

  那些只知道让孩子用功的家长们,他们不知道孩子的成长,有一个健康的心理和身体是最重要的。有了这些,再繁难的知识都可以习得,而没有这些,即使读到博士毕业,最终也有可能鸡飞蛋打,遗憾终身。

 

 

- See more at: http://news.creaders.net/china/2014/10/07/1440104.html#sthash.1HI5rr2t.dpuf

犹太人拿走1/5诺贝尔奖 秘诀在哪 (zt)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季”。木只占世界0.25%人口的犹太人,包揽20%全球诺贝尔奖的事儿,所以就简单普及知识,介绍介绍。人家优秀的地方,我们也要学习。

诺贝尔奖是一年颁发一次的最知名的国际奖项,其中文学、物理学、化学、生理学或医学及和平等5个奖项于1901年首次颁发,经济学奖则于1969年起颁发。诺贝尔奖至今已颁给800多人,其中至少有20%是犹太人。
 
  具体而言,据犹太人诺贝尔网站统计,从1901年开始至少有193位犹太裔(包括二分之一和四分之三血统)获奖,约占全部23%。以个别奖项,经济和科学更是犹太人强项。经济奖中,犹太裔占全部近四成(39%),其次医学占27%、物理26%、化学22%。而文学有12%、和平奖也有9%。
 
  要知道包括以色列、美国、欧洲等国在内,全世界的犹太人加一起才1500万人,占全球人口0.2%多一些,相当于北京市人口的三分之二,但是却在科研和国际信用领域拔得头筹。秘密是什么?
 
  《犹太人的礼物》一书介绍的一种说法比较有意思,有点类似上帝造人的“天择论”——认为犹太人的聪明来源于基因。

  该书引述康桥大学出版社发行的《生物社会科学杂志》上柯曲兰、哈本丁、哈代三位作者一篇引起争议的论文认为:犹太人的聪明起源于一种导致神经疾病的遗传基因及生存竞争。文章称,公元1世纪时,犹太人举行起义反抗罗马帝国统治,开始在全球漫长的流亡。中世纪时,欧洲犹太人受到歧视而被禁止务农,转而从事商业及金融业,论文作者认为从事这些行业者用脑较多,使得犹太人的智力得到发展,上千年来基因逐渐变异,最终变得越来越聪明。这种聪明不仅体现在对事物的探究上,也表现在金融、法律等领域。
 
  当然也有不少人对此不屑一顾,认为基因不能决定一切,主要还是后天因素。于是有人就认为“忧患意识”,应该是犹太人获得诺贝尔奖比较多的重要原因。

  比如有分析人士用卢梭的“环境决定论”来解释这个现象。历史上犹太民族是最多灾多难的民族,外部环境一直险恶,为了生存必须让自己做得最好,否则就会被消灭的。这种生存的印记一辈一辈的流传下来,最终成了亘古不变的“民族性”。
 
  如今这种忧患意识也特别强烈。比如对阿拉伯世界的警惕,对伊朗核问题的反抗,以及对新纳粹出现的警惕。这些都可以看作是历史上这种“忧患意识”的现代化反应。所以它会让犹太人越来越具有领先的紧迫感,督促这个民族不断前进和发展,并占领制高点。
 
  本质上还是对安全的迫切需求和对周围的不信任使然。

  更多的人认为,犹太人非常重视文化教育,即使是在流亡时期,也没有放弃对教育的渴求。这是犹太人获得诺贝尔奖众多的根本原因。

  比如,犹太人在长期的民族灾难中,背井离乡,流散于世界各地,但顽强地保持着自己的文化,同时也吸引了所在国的文化精华。一个例子是,至今作为犹太人祖国的以色列节日几乎全部是犹太历法的传统节日。即使是像1948年5月14日这样的现代化的“独立日”,以色列也要将这个日子用犹太历换算之后来庆祝。其他的逾越节、新年、五旬节等更是圣经时代就流传下来的节日,至今全世界的犹太人还在庆祝。这种传统教育,深深植根于每一个犹太人的心。
 
  长久以来,海外的犹太人有一个共同的心愿,要在以色列种树,来表达作为犹太人对故土的依恋。这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教育方式。木叔注意到美剧《生活大爆炸》里的犹太人霍华德有一集说:我妈留给我的遗产有以色列的三棵树。就是这种教育在犹太人心里的印记。
 
  如今以色列是全世界为数不多森林覆盖率高于100年前的地方。在很多犹太人心里,远方的圣地有一个由自己亲手启动的生命,其宗教意义和情感代入都是实实在在的。

  在数千年的流浪中,那些犹太人的拉比们(相当于导师或者大学问家),他们把传统古籍当作生命看待,用包括口耳相传、羊皮誊写等各种方式保留了远古时期的犹太文化。一个最著名的例子是,犹太人至今使用的希伯来语,是已经失传两千多年的一种文字,但是上个世纪被犹太学者和圣经研究家们,根据保留下来的传统典籍硬是给“复活”了,并成为以色列的官方语言。甚至有人开玩笑称,如果现代犹太人遇到千年前的犹太人耶稣,或许还能自如交谈。文字是文化的符号,复活文字这在人类文化史上,是一个不朽的奇迹。
 
  另外对教育和文化的重视上看,犹太人的创造力或许也与开放式的文化形态有关。在数千年流亡中,许多犹太家庭与其他民族接触,大量地汲取其他民族的文化养料,这样就有了更加开阔的视野和更加丰富的知识养料。比如美国的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心理学家弗洛姆等,都是在这种复合型文化生态下破土而出的科学人才。
 
  当然,木叔比较在意的一种解释是,犹太人有强烈的质疑精神,这种质疑精神是产生构思的根本保证,而构思又是创新的基础。

  熟悉犹太人的朋友会注意到,犹太人的性格比较刚硬,无论男女都一样。一个专门的词叫“chutzpah”,翻译过来就是有魄力、脸皮厚的意思。事实上也是如此。很多犹太人求知欲望非常强烈,而且经常质疑和争论——两个犹太人就会出现三种意见的反权威主义就是这种表征。
 
  犹太人的学生会和老师在教室里争论,这在很多国家或许是大逆不道的事情,但犹太人鼓励这种对知识的执着。也可能正因如此,犹太人才能产生众多思想家,比如马克思、耶稣,都是打破惯例的人。再比如爱因斯坦和佛洛伊德,他们都是不拘泥过去的开创主义者。
 
  1979年获得诺贝尔化学家的美籍犹太人赫伯特·布朗说过,他的整个童年时代,父母都鼓励我提出疑问,从不教育我依靠信仰去接受一件事物,而是一切都求之于理。“我以为,这一点是犹太人的教育比其他人略胜一筹的地方。”

Music Nights at Hills

Suppose a few families get together, say famiies from the piano group.  Kids play pianos in turns, presenting what they have learnt in the past months.  Parents can talk about the progresses of their kids, exchange ideas and opions.  May be we can do more: we can invite piano teachers to grade each kid's performance and reward those with outstanding performances.

Music Niths at Hills - if some people are interested ....just some thinking.

Defend Liberty Corner, A Potential Winning Strategy

I’ve never been to a board hearing before. Tuesday night was a great awakening to me. In the U.S., grassroot movement means showing up en mass. American civil discourse is calm, polite, and tedious. To win, you have to prevail with arguments, head counts, and frequently, a flush war chest.

I’m afraid we are losing. Our opponents are well prepared, well financed, well connected, and battle tested. They come with heavy tanks, while we can only manage to push back with guerrilla skirmishes. We can nibble two feet here, six feet there. They will modify plan to accommodate, then come back en force. Eventually we will run out of fuel. The town planning board has taken the traffic issue off table. We are doomed because we are forced to fight on our opponent’s turf. We need to change the theatre to our advantage.

There are more than two thousand families living on the Hills. The Liberty Corner volunteer fire station is the only fire station to protect us from fire. The entrance and exit of proposed mosque is directly in the way if the Liberty Corner Fire Station fire engines need to turn our direction. Therefore, if the mosque construction is approved, the only fire station serving us,, could take much longer time to reach families on the Hills. In emergency, every second lost means less lives saved and more property damaged.

We partition the township to conduct inquiry on the impact of mosque proposal to the public safety of residents on the Hills.

We have enough talent in our community to conduct our independent study. We will engage the fire chief of Liberty Corner Fire Station to educate us on the issue. The township has to ensure that the public safety of Hills residents is not negatively impacted by the mosque proposal. To achieve that, the township will be forced to conduct traffic studies on the traffic impact of mosque construction. The table will thus be turned in our favor and the traffic issue will be back onto the table again.

Our goal is to force the township planning board to put a stay on the decision, order new studies, and drag the issue into neverland. Without a decision, our opponent can not file suit, as the delay is well warranted over public safety issue. Thus we take their best weapon off table. Will our opponent be able to survive the wait? Will there be greener grass elsewhere they can try their bite?

As a first step, shall we invite the Liberty Corner Fire Chief to our club house to give us a presentation on the current fire response plan for the Hills residents?

子女教育与心理咨询群(介绍)

大家好,我们是一个讨论子女教育和心理的微信群。目前以Hills上家庭为主。

我是群主(Sining Chen wechat id: SN7327341190), 家里长辈都是搞人文科学的,同辈近亲中有几位心理咨询师。我本人20年前就对心理学发生了很大兴趣(可惜当时已经走上了理科这条不归路),一直自学这方面的知识,专业和科普的书和文章读了不少,修过几门课程,对发展心理学,社会心理学和认知科学都有一定了解。我在少儿教育心理方面有些经验,通过训练父母帮助过几个朋友的小孩都有比较显著的效果。特长包括对ADHD的甄别和训练。

建立这个群的初衷是发现新泽西华人这么多,讲中文的咨询师却一个都没有。大家都很重视子女的教育,但是大家工作生活压力已经非常大了,孩子如果哪方面发展出现问题就会更加苦恼。希望这里大家可以互相讨论交流,提供support。这个群基本上是以一个support group / forum 形式运行。

我现阶段可以提供免费one-on-one 和 support group形式咨询,欢迎大家充分利用!!!(将来有可能会收费哦!我自己有全职工作,所以大部分工作会在周五进行,希望这个时间对大家合适!)如果大家想找专业人士,我对新泽西的心理咨询行业和精神科行业也有一定了解,可以给大家提供些实用信息,比如介绍psychologist, psychiatrist, 和大概费用。

这里有群的QR code, 手机上打开的话先把QR码存到相册里--home键+on/off键同时按下--然后点chats页右上角“+”号选“扫描QR码”,再右上角选“相册/album”就可以加入。也欢迎转给其他朋友,不限于Hills。

Picture: 

New House in Short Hills at 945k

This house has not come to the market yet.  It is a completely rebuilt of a house in Short Hills, 4 bedrooms, 3.5 bath with 2 car attached.

One block fromthe middle school, and downtown Millburn, 5 minutes walk to the train station to New York, 5 minutes walk to South Mountain Reservation, 5 minutes walk to the public library. 

Seller is asking for 945k.

Since it is not in the market yet, you can save money by contacting seller directly: Robert : 973 741 8600

笑一笑十年少(166)同性恋 (zt)

 

1.送吧

天冷了,丈夫找毛衣。

妻子说:洗了一下,小了,送给我哥了。

丈夫又找毛裤。

妻子又说:洗了一下,小了,送给我弟了。

丈夫火了:你把我也洗一下,送给你妹吧!

 

 

2.同性恋

一个男人心情沉重的在酒吧喝酒。

服务生:先生,心情不好吗?有心事说出来听听嘛!

男人:我是同性恋。

服务生:那又怎样?

男人:我哥哥也是同性恋。

服务生:...........

男人:更糟糕的是,我弟弟也是。

服务生:。。。难道你家没有人喜欢女人?

男人:有!我妹妹。

 

 

3.视力变差

老公:老婆,自从我和你结婚后,我发现视力就出了大问题!

老婆:什么情况症状?

老公:我看不见钱了。

 

4.临终遗言

阿呆的舅舅临死前交代阿呆说:我死了,你就说我是爱滋病,千万别说是癌症。

阿呆说:舅舅,爱滋病多难听啊!

舅舅说:难听是难听了点,可是这样至少就没人敢招惹你舅妈了啊!

 

5.ENGLISH

英语发音真的很重要。

小时候,把English这个字读为(应给利息)的同学当了银行家;读为(阴沟里洗)的同学成了菜贩子;读为因果联系的同学成了哲学家;读为硬改历史的同学成了政治家。而我却不小心读成了应该累死,结果成了公司的小职员...........

吃包子吧 by phonyee

早起上班,身后有对中年夫妇和我一路,一直听到他们在细细碎碎的聊天,很有趣。

男:“一会吃包子吧,好不好?”
女:“好啊。”
男:“吃肉的还是素的?”
女:“肉的吧,肉的好吃。”
男:“那就要两个肉的,素的想吃吗?”
女:“也有点想吃,你想吗?”
男:“我也想,一会我先去占座,你去买包子。”
……

就是这些琐碎的再也不能琐碎的事,但两个人说得津津有味,有商有量,不急不躁。东
北人很少有这么温柔的语气,这里地广人稀,人们习惯了粗声大气,稍微语气重点就像
吵架,多聊几句难免扰民。

我不禁回头看,真的是扔到人堆里找不到的两个普通人,模样普通,衣着普通,但面色
平和,笑容绽放。两个人没有挽手,只是头颈相靠,暗藏属于中年人的那一点缠绵。

或许我有点武断,我觉得凭他们的交谈方式,他们一定是一对恩爱夫妻。虽然我只看到
了有关他们生活的最简单的一个断面,但这个断面所蕴含的意义和所具有的象征却叫人
不能忽视。我有个表姨,老两口都八十多岁了,说话就是这样,他说什么,她都觉得好
,有道理,她要做什么,他都支持,就算有不同意见,也是商量着来。听他们说话,有
一种温润的松弛感。不像我爹和我娘说话,身为旁观者都要替他们捏一把汗,因为你不
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吵起来。他们讲话永远不投机,你往东我往西这种都是小case,动
不动就翻扯出陈年旧账互相指责才是常态,此种婚姻也不是不能长久,但要说质量多高
绝对谈不上。

可能有人觉得他们说的都是一些小事,谈得来算不得什么。可如果换一种心态来交谈,
就算这样的小事都可能跑偏。

比如这样

男:“一会吃包子,行吗?”
女:“就知道吃包子,吃包子,你不能换个花样吗?”
男:“那你说吃什么,每次都让我说,说了你还不同意。”
女:“你是我老公,连我爱吃什么都不知道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男:“那我爱吃什么你知道吗,凭什么每次都得依着你?”

以上对话可不是虚构,而是我的一位亲戚和老婆的真实生活场景。他和我抱怨,他们之
间经常连最简单的吃饭都很难达成共识。这里的“包子”可以换成任意替换成饺子、馒
头、面条子,这不重要,反正就是什么都得听她的,她还不明示,让他自己猜。猜不对
了就不高兴,你让她先说她还没说意见。总之很头疼,很伤害感情。

我还在包子铺听过这样的对话,

女:“吃包子吧?”
男:“到包子铺不吃包子吃什么啊?”
女:“吃肉的行吗?”
男:“不知道天热少吃肉馅啊,不新鲜,没常识。”
女:“那就吃素的。”
男:“别墨迹了,快点,都快迟到了,没点时间观念。”

看看,每句话后面都跟着疑问、指责、批判,两个人最终耷拉着脸吃完这顿饭。他们的
负能量太强大了,强大到我连路过他们身边都踮着脚尖,轻轻溜走,唯恐引爆这压抑到
极点的气场。

任何小细节都能变成大伤害,只要两个人都存了一颗互相不耐烦的心。

任何小细节也都能暴露大恩爱,因为唯有被感情浸透了整个生活,才可能会有每一刻的
心平气和。

两口子经年累月的生活在一起,什么是爱,已经说不清楚。怎么才算最爱,家家户户都
有自己的表现形态,不能一概而论。但快乐和幸福却是能够感知的,是温情还是冷酷,
需要从每天、每一次交谈、每一件小事中细细来体会。多年后回首,我们能够记住的,
只是那么一个个片段,正是这些片段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人生故事。

刘震云说过:人生在世说白了也就是和七八个人打交道,把这七八个人摆平了,你的生
活就会好过起来。

夫妻关系也是如此,无需将爱总是挂在嘴边,只要把所有的细节都摆平,比如一天三顿
吃什么饭,放假是看电影还是看录像,到底是早起散步还是晚上遛弯这些小事,大家都
能做到夫妻同心,有商有量,那么自然而然就变成了一对恩爱夫妻。

有一年我去大连旅游,在一处景点排队,大家都很疲倦了,有位中年女子将头靠在老公
身上,老公的手温柔的护着她,脸上却一片淡漠,不像面前另外一对恩爱的小情人,搂
着抱着,从表情到肢体语言都腻腻歪歪,如胶似漆。

但我更喜欢前者的状态,感情已经走过热烈燃烧的阶段,却没有变成一滩灰烬,而是在
平淡的表面下暗藏温度。在难过的时候、疲倦的时候我要抱着你,你需要的时候我总是
在你身边,生活的所有细节都并非出于展现情感的需要,而变成了一种本能。

from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Dreamer/34226645.html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