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s

你以为日本是什么样? (转贴) 姜建强 文

中国游客对日本的最高奖赏,绝不在语言上,而是在行动上。

 

(一)

我们绕不开的一个话题依旧是日本。

 

因为这位“熟悉的陌生人”始终就在你身边。尽管太阳已经沉入地平线。但还有晚霞,还有残红,还有薄晖,还有微明。这些词语,歌德和尼采都曾乐意使用。如歌德就曾经感叹地说过一句话:凡是值得思考的事情,没有不是被人思考过的。我们必须做的只是试图重新加以思考而已。尽管太阳已经沉入地平线。

对日本重新加以思考,它的语义转换就是你所知道的日本究竟是个怎样的日本。那么究竟是个怎样的日本呢?这里笔者结合近半年来日本媒体所报道的新闻事件来看看吧。

(二)

 

你所知道的日本是否是这样的:日本防卫省(相当于国防部)日前向东京大学提出协助改良自卫队新一代运输机C-2的飞行强度,但是遭到了东京大学的拒绝。据日本媒体报道,防卫省又通过主管学府的文部科学省希望对东大施压,但文科省则以“尊重大学自治权”为由婉拒。这迫使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在7月4日的记者会上宣布,防卫省部署C-2运输机的计划将推迟两年。

这条新闻是个什么概念呢?说白了就是国防部命令大学协助科研。这当然来自于政府的旨意,来自于执政党的旨意。如果从爱国主义的立场出发,如果从权贵主义的立场出发,如果从祖国强盛的观念出发,大学怎么能拒绝呢?大学的校长你还想干吗?你的政治立场不遭到清算才怪?再说,国防部有的是钱,就是从学校创收和个人创收的角度来说,大学也不应该拒绝才是。这可是赚大钱发大财的好机会呀。但是东京大学依旧说出了一个“NO”字。理由就是一条:与东京大学“禁止军事研究的方针”相抵触。而这个方针制定于1959年。一个制定于半个多世纪的方针,在没有遭到修正前,一代一代的东大校长们唯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坚守。面对这样的不为权势所动的著名高等学府,“肃然起敬”一词也显得贫乏苍白。

(三)

 

你所知道的日本是否是这样的:横滨地方法院日前做出一项判决,禁止自卫队的飞机在神奈川县的军事基地进行早晨和夜间的飞行训练。居住在神奈川县厚木基地附近的居民,近年来不断被战斗机的起降噪音所困惑,因此向横滨地方法院提起了诉讼。法院在判决书中认定噪音给居民的生活和健康带来了危害,命令自卫队的战斗机不得在早晨和夜间起降。

 

厚木基地是日本自卫队在首都圈的最大空军基地。一个地方法院能够左右最大空军基地的军演,你不能不说这是个相当到位的司法独立吧。你不能不说这是很精准的法制社会吧。就连日本政府对这一判决也毫无办法,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只能惊叹这是“十分严峻的判决。”从这一意义上说,日本这个国家一般不做用军演的天然借口,使民航大幅度延误的事情。因为你军演又算老几?民航乘客才是最大。这就像厚木基地的起降训练算老几,周边居民的睡眠才是最大是一样的。

(四)

 

你所知道的日本是否是这样的:东京都八王子市的一所公立高中,在今年1月的三年级期末考试试卷中,出现了批判安倍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考题。考题为:安倍首相参拜靖国神社遭到了中国和韩国的严厉批判。

对这一问题:

一,根据自己的想法自由发表意见;
二,中国和韩国为什么批判?
三,中国、韩国与日本的关系是“战略互惠关系”,但是为什么安倍首相无视这种关系前去参拜?美国为什么“表示失望”?

 

请针对上述问题作出回答。

要知道安倍还在台上,自民党还在执政,一个公立学校竟然敢出这样的考题,用我们的惯性思维,怎样想都是想不通的,怎么想都是震撼的。但这就是现实日本的政治生态——你有表演权,我有批判权。最后的结局是相逢一笑,消解归零。可不,校长非但没有受到处分,更没有判罚政治不合格,反而还振振有词的说,我是根据学校订阅的《每日新闻》出的考题有何错。也就是说,我批判领袖人物是有依据的。

(五)

 

你所知道的日本是否是这样的:日前日本爆出一条引人注目的社会新闻,住友不动产公司开发的2栋11层的公寓楼,由于地基打得不扎实,导致大楼出现倾斜。这2栋大楼位于横滨市西区,已经于2003年建成并出售完毕。该公司承认,建成并已出售的6栋公寓楼中,有2栋楼因为地基下沉而出现倾斜。经过调查,原因是支撑公寓楼的地基桩头长度不够,没能到达坚固的基盘部分,因此造成了大楼的倾斜。住友不动产公司发表声明说,对于出现这样的问题,作为开发商深感对不起广大住民。公司从6月份开始对于出现倾斜的2栋大楼的住民实施搬离,并免费向他们提供住处。对于另外4栋公寓楼的安全情况也将展开调查。

这里的看点在于:首先开发商并没有为自己作“无罪”辩护:倾斜?这个微微的倾斜并不影响坚固性呀,你看,3,11大地震都经历了,大楼也没有丝毫的损伤。安心的住吧。没问题。其次,公寓建造已经超过10年,但还能找到开发商。不但能找到开发商,而且开发商一点也不踢皮球,揽下全部的责任,并保证解体重建后,住民再搬迁回来。这还有什么可指责的善后处理呢?开发商没有用“重利主义”的经商之道视倾斜而不顾,而是将诚实守信放置于最高端。而诚实守信恰恰是儒家精神治产的结果。而我们生为儒家之人,有时倒反把儒家的精神治产给弄丢了。这恐怕就是“汗颜”一词最好的解释了。

(六)

 

你所知道的日本是否是这样的:由于劳动力成本和建筑材料价格的上升,2020年东京奥运会比赛所需的排球等三个场馆的建设计划将予取消。根据最新的测算,东京都建设奥运比赛场馆所需要的经费,已经比原计划增加了1538亿日元,达到3800亿日元,这给东京都的财政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也给奥运结束以后的场馆处理带来许多麻烦。

一切从实际出发,从国情出发,不摆花架子,不做面子工程,更不乱花百姓的税金,是这一新闻的看点。通过这个看点,日本领导层的务实与重民精神令人敬佩。(想读此类好文章,请加小编微信:18826086035)

 

(七)

 

你所知道的日本是否是这样的:冲绳县新知事选举将于今年11月举行。日前一位经营商务咨询公司的社长大城浩(48岁)在那霸市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如果我当选冲绳县知事的话,我将会宣布冲绳的独立。那样的话,美军普天间基地搬迁的事情就会消失。”大城是第一位公开表明要参加知事竞选的人,也是历年来第一位将“冲绳独立”作为公约的竞选者。

再仔细想想,将自己国家的一个地理区域和行政区域,硬性拿出来独立,并作为自己的竞选纲领,居然没有任何的政治压力和牢狱之灾,这要有一块怎样厚重的民主主义基石,放置于人们的心中才行呀。当然这位竞选者是否能选上是另一回事,或许他仅仅是“傻瓜”一个自我表演一番而已。但是他的存在则表明日本人的成熟度与市民社会的宽容度。

(八)

 

你所知道的日本是否是这样的:一位东京地铁公司的部长,因为使用公务IC卡用于个人消费,近日被宣布解雇。东京地铁公司称,这位50多岁的部长从2008年4月至2013年6月,使用公司用于公务乘车的“Suica”支付不属于公务出差的交通费并购买饮料等,使用金额约为5万日元(约3000元人民币)。这位部长将部分的私人消费作为公务来报销,属于贪污行为。

5年花了公款5万日元,而且基本是购买饮料用。这在我们的贪污行列中,还算得上一件事吗?恐怕拿出来晒都觉得要脸红。但这就是日本社会,不属于你的,一分一厘也不能动用。伸手必被捉。

(九)

 

你所知道的日本是否是这样的:日前以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和细川护熙为核心的反核电运动人士,在东京宣布成立“自然能源推进会议”。小泉指出,核电站并不安全,无法理解政府为何要强行推进核电事业。他表示,自己一直到死都会高举反核电的大旗。细川前首相也在发言中认为,安倍政府对于福岛核电站的核泄漏事故毫无反省之意,无法理解他为何还要重开核电站。

明明知道核电仍然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主要能源,明明知道国与国之间的博弈在一定程度上就是能源的博弈,明明知道一些大国还在扩建核电站,以致不输于竞争对手。但是为了国家的安全,为了国民的安全,令可放弃速度放弃增长放弃GPT,也不能推进核电。也就是说,令可使自己的国家积贫积弱,也要废除核电。这样的政治家,是一种怎样的心路历程呢?讲得是一种怎样的道义呢?而我们又能理解多少呢?这仅仅能解读成与安倍现政权作对吗?或者这仅仅能解读成寻找机会在国民面前再开小泉剧场吗?哦,恐怕不行。这就像若问:一归何处?若答:一归于无。那就失败了。不及格了。把它还原于观念论的逻辑学,那就太无味了。

(十)

 

你所知道的日本是否是这样的:一名33岁的日本女性,日前清晨侵入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的家中,要求见小泉的儿子进次郎。神奈川县警察本部以“不法侵入罪”将这位女性逮捕。

这位自称是“近藤章代”的女子,是来自枥木县足利市,她于清晨7时25分,未经许可侵入位于神奈川县横须贺市的小泉前首相的家中。消息说,小泉的家人一早发现一楼的客厅有声响,于是下楼细看,发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位素不相识的女子。家人立即通知家门口站岗的警察,将这位女子扣押。事发时小泉前首相正在出差,不在家中。

这条新闻如果还有些看点的话就在于:第一,一名不知名的女子能轻而易举地进入小泉家,表明小泉家住在哪里,是怎样的房子结构并不是国家机密,周边的居民都知道。第二表明退位后的小泉,其警力配备相当有限,恐怕只剩下看家门的警卫。更不用说出门封路了。总之,这一新闻表明在日本政治家一旦退位,他们在位时的一些特权也就随之取消。去一般医院看病,去一般理发店理发,去一般料理店吃饭,都与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相识。真正做到了与民共在,与民同乐。

(十一)

 

当然你所知道的日本还可能是这样的:据联合国儿童基金和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的调查显示,日本的儿童“幸福度”在31个先进国家中位居第6位,第1位为荷兰;英国BBC和日本的《读卖新闻》等24个国家的媒体共同实施的舆论调查显示,认为“日本给世界带来了良好影响”的回答是49%,排名第5位,仅次于排名第4的法国(50%);总部位于悉尼的国际调查机构经济和平研究所,日前发表一份调查报告说,在世界162个国家的“和平度”的评比中,日本排名第8位。排名第一的是冰岛。在亚洲其他国家当中,韩国排名第52位、朝鲜排名第153位;日本65岁老年人中,有一半人还在工作。有的超市还贴出了招募70岁为止的服务员。这一比例创下了世界各国的最高纪录;日本政府日前在内阁会议上敲定了“健康医疗战略”,力争以世界最先进的医疗技术打造健康长寿型社会。新战略提出了到2020年把不需日常护理便可正常生活的“健康寿命”延长1岁以上,并把代谢综合症患者数量与2008年度相比减少25%。

(十二)

 

当然你所知道的日本还可能是这样的:当国内的旅游团来到日本,从百货店到药妆店接连扫货的时候,当连一把牙刷,一支牙膏,一把小小的指甲钳都不放过,甚至在百元店连剥皮的刨刀都要大把大把买得时候,你就能足实感受到对一个国家的最高奖赏,绝不在语言上而在行动上。今年6月份来日本旅游的中国大陆客就达174900人次。日本人为此生出得意了吗?没有。他们把需求当作再开发的动力,工匠们则又在悄悄地改进工艺,等明年再来的时候送游客一个惊喜。

 

是啊。一个连马桶垫都要保持恒温的国度,一个任何的路面都有残疾人黄色通道的国度,一个护士与病人说话都要下跪的国度,一个小到只有十多人座的料理店都有婴儿椅的国度,一个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只能站立为读者服务的国度,一个区政府人员不能乘坐电梯不能过度使用空调的国度,一个连厕所的芬芳剂都有数百种的国度,一个连80岁的老太不化妆就不出门的国度,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神经质?脑子有病?变态?还是精致?细腻?宜居?或者是文学的?美学的?还是哲学的?这里如果要问文明的指标是什么?不就是看一个国家是如何对待精神病患者,如何对待残疾人,如何对待弱势群体的吗?那日本人在这方面做得是上乘的,无可挑剔的。所以,当问起观光客对日本最大的感受是什么的时候,总是四个字:文明清洁。

(十三)

 

当然你也可以这样说,你所知道的日本我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所知道的日本就是屠杀侵略的日本,就是践踏无数生灵的日本。不错,你这样的认知没有问题。确实,作为书写的历史,作为工具的历史,作为经验的历史,这些都是事实。

 

但问题是除了侵略的日本和屠杀的日本之外,日本还是怎样的日本?战后半个多世纪过去了,那原爆一时腾起的巨大火球而带来的刹那惊心,也已经非常的遥远。日本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日本还是我们眼中的那个《地道战》《地雷战》中的日本吗?日本人还是“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的日本人吗?我们当然不忘过去的日本,但我们更要关注今天的日本和明天的日本。人,不能忍受太多的真实,但是人更不能没有真实。在所有的真实中,最高最大的真实就是亲在感——我思故我在。泰戈尔说:上帝等待着人在智慧里重新获得他的童年。这就说出了人们认知上的“在此”与“此在”的关系问题。总之,这个国家还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果我们一无所知或视而不见,就会成为问题。成为什么问题呢?思维非对称的问题。

(十四)

 

因为这个国家对它的邻国——中国的研究,从来没有中断过。而且这个研究是全方位的,深入的,持续的。更重要的是这种研究并不受中日关系时好时坏的情绪性影响。

如他们研究中国皇帝的寿命为何不如他们的天皇。但他们并不为此生出得意,而是想找出短命是否也是一种活力?他们研究中国的历代王朝的寿命,最长的就是唐朝289年,但没有一个超过300年的。他们想知道为什么?

他们研究中国3000年前殷人和周人,认为属于东方系的殷人的气质是“贝的文化”,属于西方系的周人的气质是“羊的文化”。结果殷人的子孙名人辈出。如前6世纪的孔子。如前4世纪的庄子等;他们研究出中国的英雄流浪者多。如晋文公带家臣去诸国流浪了19年。孔子带弟子离开祖国流浪了14年。三国里的刘备在各地流浪了30年;他们研究《西游记》,从看似荒唐无稽的冒险情节里,解读出人类解释宇宙的强烈愿望。他们研究《史记》,认为司马迁以来的中国历史理论,主要亮点就是禅让和放伐;他们研究中国的《唐诗选》,发现465首唐诗中,男女相爱的诗歌只有10首。而且没有色感。而日本的敕撰集则以恋歌为中心。他们要问的是日本文学的原点为什么是情色的?他们研究陶渊明,认定他生得快乐,活得潇洒,是东洋人幸福的极致;他们研究中国文明的特质,发现了非常基本的三要素:皇帝,都市,汉字。其中最重要的要素是皇帝;他们用一句话道破中国历史:中国的近代像古代,中国的古代才是近代;甚至他们研究东亚生日观念的诞生。得出的结论是,最早为唐玄宗在729年,为庆祝自己的生日为“千秋节”。748年又改为“天长节”。在这之前,东亚人生日的意识完全没有萌生。

在日本,《红楼梦》的翻译有近20个版本,《三国志》的版本不下50种。300余年前僧人义辙、月堂兄弟用文言翻译出版《三国志通俗演义》这是有记载的最早版本。司马辽太郎写过《项羽和刘邦》;北方谦三写过19卷本的《水浒传》;津本阳写过《则天武后》;田中芳树写过《岳飞传》;宫城古昌光写过三大本卷的《晏子》;井上靖和白川静写过《孔子传》。而老资格的讲谈社花巨资出版过《中国历史》十卷本,代表了近年来日本学者研究中国历史的最高水准。他们也研究中国人的反日,今年7月出版了平野聪的《“反日”中国的文明史》。他们至今还在出老庄的书,如汤浅邦弘的《入门老庄思想》也在今年7月出版。他们连中国的现代文学也感兴趣。如今年6月河出书房就翻译出版了余华的《死者们的七天》小说,而且还是精装本,非常的漂亮。

反过来看,日本的《源氏物语》《平家物语》《万叶集》《枕草子》《徒然草》我们有几种译本呢?我们至今没有出版过《芭蕉全句集》。圣德太子,源义经,足利尊氏,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明治天皇等历史名人,我们有历史学家为其写过传记吗?我们有多卷本的日本历史书吗?我们有历代天皇传记吗?我们有《古事记》《日本书纪》的研究范本吗?我们有甲午战争的社会文化史吗?

这就是思维的非对称问题。我们将日本置于“熟悉的陌生人”,而日本将我们置于“陌生的熟悉人”。如日本人至今还将外国人入籍称之为“归化”。殊不知“归化”恰恰是中华思想的产物。周边属国靠向中华皇帝的德,“内归钦化”,即归化中华。这里,日本人玩弄的是“历史的狡黠”。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不要以为,一个战败过的国家,这个国家的历史就是无关紧要的。不要以为,一个侵略过我们的民族,这个民族的文化,就不值得书写。尼采说过“上帝把健忘作为看门人安置在人类尊严之庙的门槛上。”为了防止健忘,我们需要了解日本。为了把这个邻国纳入视野,我们需要阅读日本。

 

(十五)

鸭长明在《方丈记》的开首说:河水滔滔不绝,但已经不是原来的河水。

这是鸭长明的历史视野。一个哲思者的历史视野。

芭蕉在《奥州细道》里写道:天地为万物之逆旅,日月为百代之过客。

这是芭蕉的历史视野。一个诗人的历史视野。

一个是已经作古了近800年的哲思者,一个是已经作古了400年的俳句诗人,还有这样的历史视野。那么一个在激荡的文明浪潮中成长的现代人,更应该具有怎么的历史视野呢?更何况2000多年前的孔子就说过:“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还有比这更能表现中华文化的大气与自信的吗?

这又回到本文开头的一句话:我们绕不开的一个话题依旧是日本。而谈论这个话题的本身,就是大气与自信在观念中的回归。

- See more at: http://blog.creaders.net/u/8699/201601/245710.html#sthash.y4guHDEE.dpuf

拒绝亚裔“学霸”?白人家长反击中式虎妈

今年秋天,在新泽西州普林斯顿附近一个成绩优异的学区,负责人戴维·阿德霍尔德(David Aderhold)给家长写了一封令人担忧的信,长达16页。

他说,该学区正面临着的一场危机。学生负担过重,焦虑不安,要同时应付太多的学业和要求。前一学年,120名初中和高中生被建议接受心理健康评估,40名学生入院接受治疗。在该学区授权的一次调查中,学生写下了诸如“我讨厌上学”和“在这个学区上了12年学后, 我学到的一点是:一个评分、一个百分比乃至一个点的价值高过一切”这样的内容。

通过这封信,阿德霍尔德让西温莎-普兰斯堡学区(West Windsor-Plainsboro Regional School District)陷入了一场全国性的大讨论中,主题是精英学校对成绩的密切关注,以及这种关注是否太过了。在后来的会议上,他力劝家长和他一起,支持一种培养“完整孩子”的学校教育,尊重“社会-情感发育”和“有意义的深度学习”,而非只重视学业表现。否则,他说这里可能会变成另一个帕洛阿尔托,这个加州城市过去六年里两度出现连续性的自杀事件,青少年学生压力过大据信是原因之一。

但阿德霍尔德的信并没有让学生家庭团结到一起,反倒曝露出这个有9700名学生的学区存在的裂痕——一道大致沿着种族界限的裂痕。一边是像凯瑟琳·弗利(Catherine Foley)这样的白人家长。曾在女儿就读的中学担任家长老师学生协会(Parent Teacher Student Association)主席的她认为,该学区让人觉得越来越有压力的氛围不利于学习。“我儿子上四年级。他和我说,‘我不会有出息的,因为我没有什么东西能放到简历上,’”她说。

另一边是像迈克·贾(Mike Jia)这样的家长。过去10年,数以千计的亚裔美国上班族搬到了该学区。迈克便是其中之一。他表示,阿德霍尔德的改革相当于让他孩子的教育“标准降低”。

“这里发生的事情反映出了一种全国性的反智倾向,这种倾向不会帮助我们的孩子为未来做好准备,”迈克说。

for more, please click here

 

30诗画带你归隐田园

山水田园诗很多,但不是每一首都足够有意境。山水画也很多,也不是每一幅意境都足够悠远。而只有足够有意境的山水田园诗,邂逅意境足够悠远的山水画,才能称之为“天作之合”。下面,就是这样的30首诗与30幅画。什么叫“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让你看在眼里,醉在心里。

(元)倪瓒 西园疏柳图
 

饮酒 其五

东晋·陶渊明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元)倪瓒 南渚图

归园田居 其一

东晋·陶渊明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More to click here

心态决定你能走多远-“Mindset:The Psychology of Success”读后(上) by Zhao Jun

 
心态决定你能走多远-“Mindset:The Psychology of Success”读后(上)
2015-12-23 09:33:19

 

 
 
 

 

 

第一次看到“Mindset" 这本书的介绍,是在一篇比尔盖次发的博克文章里面 (“我今年读过的六本好书”)。虽然一直对心理学比较感兴趣,但对于那种所谓“成功学”的书籍却比较排斥。不为别的,只是因为每个人的成功道路都不尽相同,所以别人的成功往往是不可复制的。但出于好奇心,还是趁学期结束的空档流览了此书。在这里与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心得。 

此书作者是Carol Dweck,现任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长期从事有关性格,社会心理学和发展心理学的研究。 曾在哥伦比亚大学任教。本书是对她长期研究发现的一个总结。用她在序言里的话来说,这本书是应她的学生们的要求写出来的,因为他们“希望人们能够用这些研究发现来让他们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那么,这本书的观点与其他关于成功的著作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呢?

相信不少人都会同意,一个人的成功(这里主要是指学业和事业上的成功,虽然本书中对成功并没有狭义或者广义的定义)和内因(智力高低,努力程度)和外因(家庭环境,教育机会等等)都有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尽管到底是先天智商更重要还是后天努力更重要,无论是学术届还是民间都一直是人们争论的题目之一。但Dweck在本书里提出了一个更进一步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有些人更努力,而另外一些人不愿意努力?是什么决定了人们努力程度的不同呢?为什么有些人会在挫折面前知难而退,而另外一些人则能”越战越勇“呢?

你也许已经猜到了,Dweck对此 的回答是,是心态决定了这两种人对困难和挫折的不同反应,也是心态决定了他们努力的程度,以及最终能够获得的成功。她把这两种心态分别称为“固式心态”(Fixed Mindset) 和“成长心态”  (Growth Mindset)。
 
拥有固式心态的人,认为人的智力和能力是固定不变的。他们最重要的目标是获得他人的认可和赞赏。对这样的人来说,被别人看作是“聪明的人”,“有能力的人”,“天才”,是最大的需求;而任何会让别人怀疑他们这种资质的事情,他们都会退避三舍。对于具有固式心态的人,失败是不能接受的,因为失败会让他们将自己等同于“我是失败者”,而不是就事论事,从失败中接受教训,让自己下一次的努力更加有效并最终获得成功。

相反,拥有成长型心态的人,则不认为一个人的智力和能力是固定不变的。对于这些人来说,“天才”,“高人”这样的标签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因为他们是在不断地挑战自己达到新的高度,发挥自己真正的潜力(而谁也不可能知道一个人的潜力到底有多大)。他们不在乎别人可能不花什么力气就能得到一样的好成绩(而这对于“固定心态”的人来说是很重要的),而更在乎自己经过努力解决了以前不能解决的问题,并在这个过程中将自己的能力得到了提高。

两种心态与公司文化

书中列举了一些在不同领域的例子,比如体育界和商界。因为职业的原因,我对商界的几个例子更感兴趣,因此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Dweck 引用了Jim Collins 的畅销书“Good to Great” 中的几个对比例子,比如克莱斯勒的艾科卡,安然公司的 肯- 赖,和以裁员著称的Albert Dunlop (Scott Paper 的前CEO),都被划作“固式心态”的代表人物,而GE 前CEO 杰克 - 威尔奇,IBM 前总裁 卢- 盖斯纳,则是“成长心态”的典型。

具体说来,对于前者,没有什么比公司做大做强,股票成为华尔街新宠更重要的目标了,因为这是最能见证他们自己是“超人”,"天才”的最好证据。这种公司一般会有“天才崇拜”(talent worship)的文化,它们会不惜成本花大价钱招聘非常聪明的员工,并用很好的薪酬和奖金留住他们,但公司并不愿意在员工的成长上花费功夫; 安然公司的 Ken Lay 就是这样的领袖。在Ken Lay 的领导下,安然公司上上下下都以如何将公司股票推到新高为最终目标,为此不惜做假帐,与审计公司 Arthur Anderson 联手欺骗SEC和投资者,最后导致公司倒闭。关于安然公司, 我在“漫谈监督机制”一文(链接见下)中有详细的讨论,但主要是从公司缺乏监督机制的角度来探讨的。用“固定心态”来解释该公司高层管理者的心态和这种心态导致的短视行为,倒是一个新的角度。

对于这种以成败论英雄,为了成功不惜代价的固式心态,因为每到一个公司都会大幅度裁员而被称为“Chainsaw Al”的 Albert Dunlop  这样说过:"Making my way in the world became a matter of self respect for me, of a kid trying to prove he was worth something.. To this day, I feel I have to prove and reprove myself". 而员工满意度和公司的社会责任这种东西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重要的标尺,因为这些东西无法被量化为一个可以代表他自身“价值”的数字!

相比之下,拥有“成长心态”的公司领袖如威尔奇和盖斯纳虽然也在意公司外在业绩(比如股票表现,市场份额,公司盈利等等),但他们的终极目标在于如何将公司长期发展。虽然威尔奇在刚当上GE 总裁的时候也大刀阔斧地进行过裁员和公司重组,但他做这些事的目的是将公司发展为“全世界最有价值的公司”,而不是像Dunlop 和 Ken Lay那样为了证明自己是天才,是能够左右华尔街的高人。他的这些举措,虽然导致了数千人在初期失去工作,却将GE从1980年的$14B市值,发展为2000年的$490B,二十年内公司价值上涨了30 多倍。该公司也在此过程中每年被各种商业
杂志评为“最受尊崇的”公司之一。

更重要的是,具有成长心态的公司领袖如威尔奇和盖次纳对于员工的培养非常舍得投资。GE 有个著名的“Early Career Leadership"项目,在全球挑选优秀的大学毕业生进行为期三年的培养,期间不仅为这些学生提供各自专业方面的实习机会(工程,制造,金融,市场营销等方面应有尽有),还提供机会让他们在GE 在世界各地的分部进行实习,以便更加熟悉GE 的全球策略和产品结构。这个项目花费非常巨大,但它的回报也是难以估量的。GE 在这些高潜力高动力的年轻人身上的投资,充分表现了员工成长和公司长期发展的重要性。这也是为什么这个有着百年历史的老公司,能够在复杂多变的国际市场中屹立不倒,历久弥新。

Jack Welch 这样总结过:"True self-confidence is the courage to be open- to welcome change and new ideas regardless of their source". Real self-confidence isn ot reflected in title, an expensive suit, a fancy car, or a series of acquisitions. It is reflected in your mindset: your readiness to grow.

在新一代的商界领袖中,我觉得刚刚成功地发射了火箭并将其回收的 SpaceX 和 Tesla 创办人 
Elon Musk 就是这一类人(当然有不少人认为马斯克这样的天才是神不是人,呵呵)

心态与人际关系

如果说这两种不同的心态在商界的表现和我们大家的日常生活还有一些距离的话,那么作者对两种心态在人际关系中的作用(包括两性和婚姻关系)的表述,应该是多数人能够有共鸣的。

作者指出,具有固定心态的人会认为一个人的能力是一成不变的。而在人际关系中,因为加入了另外两个因素-- 关系中的另外一方和两人的关系本身, 固定心态的人会认为这两者也是一成不变的。对于他们来说,找到一个合适的人(“the perfect partner”), 坠入爱河,然后过上幸福的生活("live happily ever after),是完美人生的一个重要部分。但是,当其中一个人对这种一成不变的关系产生厌倦,希望有不同的生活方式时,具有固定心态的一方往往会选择逃避或者自欺欺人的应对方式,或者用blame others 的方式来逃避自己的责任,而不是积极地用成长的眼光看待对方的需求和双方关系的变化。在他们看来,如果你需要不断地努力来维护你的婚姻关系,那这个关系就是不完美的,是失败的.

而成长心态的人,会认为一个好的两性或者婚姻关系是不断变化的,因为在关系中的两个人不是一成不变的。健康的两性或者婚姻关系并不是两个人可以完成对方的思想,而是两个人在一起共同成长,共同经历外面的世界。因此,在这样的关系中,他们会容忍甚至鼓励对方不断地寻求新的挑战,无论是新的工作,爱好,还是生活方式。虽然这样的两性关系可能有不稳定的因素,但它却能让在其中的双方不断地有新鲜感,而不是同样的日子日复一日。

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是,如果心态对人的成功如此重要,人们又是如何形成这样两种炯然不同的心态的呢?更重要的是,一个人的心态能否改变?作为父母,我们应该怎样将孩子培养成为具有成长心态的人?

我会在下篇中讨论这两个问题。

下面这个链接是作者在谷哥的演讲录像,其中有很多关于两种心态和公司文化的讨论。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

- See more at: http://blog.creaders.net/u/906/201512/243911.html#sthash.xD0yRjBi.dpuf

银河碎了(外一首)

这是我近期写的三首诗之二首。
 

离开某处即感

是的,
我的眼睛里容不下一粒尘
你能么?
你能容忍一个颠倒的世界么?
除非你跟它一起颠倒
再去雍容大度地说:
宰相肚里能撑船
 
我没想强当那朵清荷
可我也没想和那污泥同塘
你能么?
适者生存的世界比泥漆黑多了
光明可以消逝
但光明不会遁入黑暗

2014-10-13

银河碎了

有一条路
叫做回不去
我一步三回首
看见你还站在路的的那一头
那个仲夏夜里你的琅琅笑语
化入了那知时节的雁鸣声声
银河碎了
碎成满天欲滴的寒星

写于 2014-10-16 20:50:52

Category: 

Statistics for Funs

Useful Links:

漫话统计

Statisticsfun

a series of video to populate statics concepts

Statistics for Fun

This is a website for interesting articles or even interviews.

http://www.actuarialfoundation.org/pdf/probstat_teacher_web_2014.pdf

http://www.actuarialfoundation.org/pdf/probstat_student_web_2014.pdf
Research Questions and Activities:

  1. How likely I will be caught by a cop while driving on the Allen road?  - collection of driving speed data, go to court to see how many tickets are issued, then do the calculation using statistics software (R or SAS).
  2. How  soon the fire truck can arrive at my house (Collection of Traffic Data at LIberty Corner, on the Allen road).
  3. What cars the Chinese drive in Basking Ridge?  - people believe that Chinese like to drive Japanese cars.  Yet, what percentage of Chinese drive Japanese cars?  - collect data in a few subdivision and do the analysis and presentations.
  4. "I Love my parants projects" - high school students collect lab tests from their parents, put them together, and analyze the data for LDL.
  5. Where our money spent for our foods in the past year?  - members collect credit information (all anonymous) and idenify the stores the money goes to.
  6. What types of cars are in parking lots of Kings vs. Stop and Shop?

Knowledge and Skills to be deveopped:

  1. Iron Badge: understanding the basic concepts as used in daily life (USA news, political polls - level as taught by high school classes).
  2. Copper Badge: commonly used tests such as t test that can be conducted on Excels - use of excel to summarize statistics and make graphes.
  3. Silver Badge: Colledge level of statistics knoledge, can use open source software (such as R) to conduct statistics.
  4. Gold Badge: master of statistics, good at analyzing data, understand the basic design of clinical trials, political surveys, use professional software to analyze data, ready to work for a company udner supervisions (limited to SAS programmer positions if working in the pharmacutical industry).

 

短篇小说 《街心舞女》

                                        世界华人作家 2013年第2期

      前注:我在IT 多年,领略了美国公司的人事政治、人以及人际关系的扭曲。我因此写了几部有关这个题材的小说。小说基本上都体现出回归自然和人性本真的意愿。这些小说有:《两颗子弹》(已发表),《碎玻璃》(未发表),《亨利的神秘22号》(已发表),《谁是告状者》(已发表)……等等,《街心舞女》也属于这一类。

  自从史提夫让我做IT经理后,我就没有一天工作八小时过------不,应该说,我就没有一天工作九小时过!等到史提夫后来通知我,将改让我担任IT工程管理,另请一人来担任IT经理后,我更是没有在家做过一顿饭。史提夫是一个不相信任何人的人,我再拼命,他也会留一手。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所以我只有咬着牙滚车轮似地干。不过那一天我也给史提夫脸色看,就是他通知我改让我担任工程管理的那一天。

  从IT经理到IT工程管理是明显的降职,我心里当然不悦,特别我一直是这么样地为史提夫玩命工作。就是这份工作让我深深感到,我工作的意义除了一张支票外,就是史提夫,没有其他更令人欣慰和自豪的理由。

  
  “为什么换这个职?”我问,尽量做得不卑不亢。
  “你不知道,工程管理其实比经理要重要,也符合你的专长。”没有任何问题能够难住史提夫。他回答问题时,从口气到表情都是既严肃又诚恳,让你心甘情愿地认可他的答案。
  
  不管史提夫如何甜言蜜语,现实是:新的IT经理伊娜就快到了,我必须把我现在这间办公室腾出来给她用!换成是谁都会郁闷。这天,我决定提前下班回家。工作时间再长,有什么用呢?

  
  回家的路上,我无心欣赏那桔色的妩媚晚霞。车正要进我家的车道时,路边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女子,使劲和我招手致意。女子穿着一身黑,一头长发一直披到腰间。她桃形脸,长长的眉毛、尖尖的鼻梁和舒展的嘴型让我想起新疆女子;她的棕色肌肤又让我想起夏威夷姑娘。她笑意连连,不断向我鞠着躬,点着头。

  
  这是哪来的女子?我心里纳闷。她那么殷勤,我也紧着频频回礼。
  等到我从车里出来了,女子便走近了一点,指着天,又指着四周,对我说:“你看,多美丽呀!我们刚从亚力桑那州搬过来,我们喜欢这里。这里真美!”说着她踮起脚尖,双臂舞动了起来。
  
  女子的明媚情绪感染了我,我说:“是的,加州非常美!”末了又加一句:“欢迎你到加州来!”

  
  吃晚饭时,我禁不住和先生提起了新来的经理和我如何被降级成为工程管理的事,“还有那个质量管理员汤姆,也在一边趁机起哄,平时他就不好好干!”我不平地说。
  先生正一边吃饭一边看着他感兴趣的房地产新闻,一听我的话,就说:“你那工作上的事还是别带到家里来的好。”
  “这不是一般的工作上的事,”我说,“我可能失业!”
  “等失了再说。”先生还是那样不紧不慢地说。他近来热衷房地产,神神秘秘的时冷时热。我也不知道他做得怎么样,他也不让我问。

  
  十六岁的儿子一直默不作声。他一边缓缓吃着,一边看着一根干枯的树枝发愣,那树枝上有几个裂开的干果。“那是什么?”我问。
  “没什么。”儿子冷冷地回答。
  “哪来的?”我看那个树枝的形状很古怪。
  “地上捡的。”
  “那多脏,把它扔了吧!”我说。
  “干吗要扔?这树枝也有灵呢。”
  儿子的回答使我一怔。再看看那枝杈,简直是有些阴森不祥了。可儿子已经十六了,我没有办法强迫他做什么。

  
  吃完饭,我把衣服放进洗衣机,就开始洗碗刷锅清洁炉台。儿子明天有活动,他的衣服要另洗另熨。先生在桌上放了一叠印有许多折扣券的报纸。自从先生定了这份报纸后,我就有了这项剪折扣券的新任务。
  
  忙完了,也累了,心不在焉地看了一下电视后,我便哈气连天。躺下来,好久睡不着。不知道这个新来的女经理长什么样?什么脾性?自己好好地做了七年,突然就要让位给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心里这一口气实在是憋得慌。

  
  突然,窗外飘过来一阵女人的歌声。我听出来那是艺术唱腔,那个歌喉非常优美,荡漾着显得无羁无束。
  
  这么晚了,是谁在唱歌呢?邻居几位我都熟悉,没有唱歌的,也没有看谁家在开Party,哪来的夜半歌声?
  先生翻了几下身,那窗外的歌声显然使他感到烦躁。
  “嗨,是谁这么晚还在那儿唱歌呀?”我轻轻问。
  “还有谁,对面那个疯子!”先生猛翻了个身。
  
  哦,有道理,一定是她,我想起了傍晚遇见的那个女子。回家以后的忙忙叨叨,让我完全忘记了她。可她,她怎么会是疯子呢?我看先生似乎是睡着了,就没再言语。
  那歌声打断了我关于新来经理的混乱思绪,我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地进了梦乡。

  我破天荒一觉睡到了天亮。醒来时,我记起了昨晚的夜半歌声,竖起耳朵来仔细听,除了偶尔车开过的声音和鸟儿叫唤的声音,没听到什么歌声。
  
  到炉边做燕麦粥,一边搅着一边又想起了今天要见新经理的事,心里七上八下的烦。儿子过来了,说他昨晚做了个噩梦。“做什么噩梦了?”我问,摸摸他有些凌乱的头发。
  “我梦见从那根树枝的干果里跑出来一个恶魔。”
  我倒抽一口冷气。昨晚就觉得那根张牙舞爪的枝杈不吉祥。“那你还不赶快把那东西扔了?!”
  
  先生走过来了:“吵吵什么,时间快到了,快吃饭,走人!”儿子七点半前必须到校,我一看时间,可不,已经七点十五了!

  
  伺候儿子匆匆吃完早饭后,我自己已经没有时间吃了。四十分钟后,我赶到了办公室------这是我最后一次进这办公室------打开信箱,赫然就见一个会议预约,是伊娜来的!有没有搞错,她才刚来,屁股没做暖嘛事不懂就要开会?难道她不知道我忙得像条驴?!我差一点没以拒绝回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已经是自己的老板了,没有什么特殊缘由我拒绝她的预约只会给自己添麻烦。再说,她嘛事不懂才要会面请教对不对。于是我很有礼貌地建议一个推后的时间,理由是我今早必须搬出这个办公室。

  伊娜居然拒绝我的建议,她说搬家可以在会后做。
  好厉害的女人!可以啊,不过我下定决心,我不会加班来搬这个家!
  
  结果,那天我还就不得不加班搬家!下班时已经六点多了。车驶近我住的那条幽静小街,突然心生一种莫名的期待,渴望看到点什么。

  远远的,我看见一团耀眼的红色。越来越近了,哦,果然是她!昨天和我热情打招呼的那个女子。今天她穿着艳丽的红装,赤着脚,双臂轻柔挥动着,沿着街道翩翩起舞。
  我下了车,欣赏着她的优美舞姿。我没觉得她疯。疯子怎么能跳出这么优美的舞步?再说了,她没有理由变疯。她不在IT。
  
  又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我又和先生提起了那女子。
  “我觉得她没疯,她舞跳得好看着呢。”我说。
  “那就是你疯了。”先生回应。
  我有些愤怒了:“你怎么这么说话呢!”
  先生解释了:“你白天不在家,不知道她都做了些什么。”
  “她都做了些什么?”
  先生耸耸肩:“你还是明天自己体验一下吧。”

  
  第二天是周六,阳光灿烂。我的心情因为不用上班也跟着灿烂了些。到了晌午,接到了儿子的分数单,一看居然有B下的成绩,我急了。“小东你怎么考了个B下呢?”我走到正在网上浏览得欢的儿子跟前问。
  “我也不知道,我已经尽力了。”儿子说。
  “B下,尽力?”我实在懵了,“你,你不要总在网上玩游戏好不好?”我劈头盖脑说了一句。
  先生过来了:“你不要再逼他了。”说着就把我拉到了一边。
  “我已经给他约好了下星期三去看医生。”先生压低了嗓音说。
  “他怎么了?”我不安了起来。
  “我是怕他有忧郁症。你没看这一阵他总对着那根树叉发呆?”
  
  我惊愕不能语,这才注意到儿子的表情是有几分呆板和忧郁。我开始自责起来:儿子就在身边,自己为什么这么粗心!我坐到电脑前,开始上网查询和忧郁症有关的资料。查着查着,没大觉得儿子有这风险,倒是我自己有点玄!

  
  正在这时,外面响起来一个嘹亮的说话声,一个高亢的女声,简直像是在演讲。
  我本来没有什么心情,可是那激昂的话音硬是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那是一种忘我的或者是忘他的宣泄:忘记物和我的其中任何一项,都可以使人有那种无羁的高亢。
  
  我离开电脑走出了家门,朝着演讲声的方向望去。果不其然,我再一次看见了那个女子。这里是一个有着几条纵深街道的街区。那女子站在街道中心,声音在整个街区回响。
  
  我离她有一段距离,对面割草机又正轰轰地响着,我听不清她具体的话,只听见“主”“耶稣”“醒过来吧”这样一些英文词语。

  
  邻居珍妮悄悄走过来跟我说:“你看这人正常吗?”
  “我觉得还行啊。”我说,心想那女子不就是外向点豪放点而已吗。珍妮又说:“前天有警察来。邻里有人去反映这女子不仅骚扰这个街区,还骚扰到过往的车辆。”
  “后来怎么样了呢?”我关切地问。
  “怎么样?显然没怎么样,她还继续旁若无人地大声喧哗,还载歌载舞。”

  
  我突然生出一种强烈的好奇和意愿,想去和那女子交谈。我走到对街,只见那女子停止了演讲,她站在那里,略低着头,像在沉思,像在冥想。
  “嗨!”我向她打招呼。
  她没回应,一点动静都没有。
  “嗨!”我朝前又靠近了一些,这才发现她的眼睛是闭着的。
  “喂你好吗?”我伸过头去第三次招呼,自己都觉得有些粗鲁了。
  她还是一动不动地站着,眼睛还闭着。

  
  看来我是不能再这么“嗨”“喂”下去了,那样显得我也不正常了。大概先生是对的,珍妮是对的,这个街区去叫警察来的人们是对的:这个女人不正常。我转过身往回走。刚走了两步,背后突然响起来一串语流,我听不懂,不是英语,不知是新疆语还是夏威夷语?尽管听不懂,我还是回过头去。那女子,眼睛还闭着,可露出了异常甜美的笑-----合眼的笑原来也可以这么迷人!
  “人和人都是联系着的。”她说,这回用的英语。她简直是个语言大师!柔柔地,她把脸转向另一个方向,用好友般的谆谆语气说:“爱,是美丽的。”她说这话时的姿态,仿佛她的好友听众就在膝前。
  
  我意识到她并不是在跟我说话,或者说不是在跟我一个人说话。我觉得她的意识里只有和人的关系,没有和个人的关系。也许那就是为什么她总是那么明朗、快乐?一空蔚蓝下,我突然觉得她就像是个玻璃人似的,那么单纯,那么透亮。

  
  后来警察又来了第二次,还是无功而返。据说,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那女子是个精神病犯者,大概正常人和不正常人之间的界限并不好划。那女子不仅成了这个街区的一道风景,也成了我心中的一道光景。每次下班回家,我就希望能看到她,看到她站在街口,向着过往的车辆挥手致意。

  
  我们带小东去看了两个医生。结论都令人欣慰:无大碍,只是孩子压力过重。这样,我也就无负担地出差去了。

  
  我从外州回来后,又开始了车轮滚滚般的工作。每天傍晚回到家里,车子进入车库的时候,我总有些失落,觉得身边少了点什么。
  我知道那是什么,我一连三天没见那女子的影子。
  “对面那个女的怎么不见了?”我终于迫不及待地问先生。
  “大概还在医院急救吧。”先生的声音冷得像那早春的井水。
  
  正在电视厅看电视的儿子突然爆出了一阵脱缰野马般的笑。
  
  我震惊之至,窒息数秒后转而感到不知所措。
  “真是专提不开壶。我就知道你会神经兮兮的,有意不告诉你,你还问。”
  “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夜里她也站在路口,司机没看见,就那么压过去了。是挺惨的!”先生吐了口气。

  
  我的心深深地沉了下来。看来正常和不正常之间还是有区别的,就像交通规则里规定了对和错一样。一眼望到街对面,那道拱门上的三角梅显出从来没有过的凄迷暗淡。我的心里是说不出的伤楚失落,因为一个活生生的强悍生命的瞬间脆弱,因为一道绚丽光景的顿然暗淡。
  
  街区恢复了往日的情形:寂静、寥落和车尘的俗气。

  
  我搜索买来了一些风景影片,特别是里面有新疆和夏威夷的风景片,我体验着那些奇美的景观:海风摇弋下的天地一色,冰峰环抱中的蓝镜天池,长夜彩虹般的沙漠落日……它们都向我显现着一种希望和力量。我在不断地为那舞女祈福的同时,也在慢慢地适应着对街那头没有那舞女的日子。

  让自己惊讶的是,这些天来我去到公司,心境和往常大不一样。尽管史提夫不再如往常那样让我参予公司高级企划,我既不焦躁也不烦恼,也不再惧怕和伊娜碰面-----有时我竟能看到数年之后的伊娜……我似乎已经懂得了和史提夫、伊娜甚至汤姆相处的真谛。柔柔地面对所有的同事:上级和下级,我感到自己的双颊是放松的,脸上有着自然的微笑。走过一间间办公室和一个个工作台,我既像走进温和的集市,又像步入无人之境;心头,总有一道难言的美丽的风景。

Category: 

短篇小说 《天使车声》

《侨报》副刊,2012年11月16日  
 

  李宇锡的屋子比较靠近街边,他的卧室窗户就朝着街开。因此,他对夜里路过的车辆声也就特别敏感。那条街有个美丽的名字:河边天使街。街道在李宇锡的门前那一段有个坎,所有车辆开过那里都会“扑通”一响。

  林桑常开着夜车经过河边天使街。李宇锡常在半夜听到她的车轮声。不过,他没想到这夜班司机会是个女的。有时他想,这是哪个失恋或失业的醉汉,每夜晃过这里?有时他又会转念:嗯,这家伙得换个工种……

  林桑是护士,上的是夜班。每天下班时,她都是精疲力尽地离开的,有时候开朗,因为有人出院回家了;有时候暗淡,因为有人……

  有一天晚上,李宇锡正进入浅眠状态,外面一声响,几乎是把他从床上弹了起来。

  “该不会是爆胎吧!”李宇锡自言自语,披上衣服出来了。

  看来还真的是爆胎。只见一辆车停在他门前的路边,有个人影,正蹲在车旁。李宇锡走了过去。到了跟前,他吓了一跳,那开夜车的司机,竟然是个女的!

  李宇锡更有些自告奋勇的欲望了。“轮胎破了么?”他问。

  林桑有点紧张地抬起头,路灯迷离,她看不清他的脸。她含混不清地 “嗯”了一声。

  “需要帮忙吗?”李宇锡又问,他感觉女孩子一般比较不会应付这种突然的车况。

  “我应该有拖车卡。”林桑说,背过身去在提包里搜索。找了半天没找到。

  “不用拖车也行的,我帮你换个胎。”

  “你会么?”林桑问。

  李宇锡轻轻一笑:“当然。”

  他从自己的车库里拿出来一把长长的手电筒。

  他打开林桑的车后箱,从里面底层取出来一个备用胎和一架千斤顶。虽说是会,李宇锡还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千斤顶架对位置,把车慢慢顶了起来。林桑站在一边,开着手电筒,屏着呼吸看李宇锡摇那千斤顶的吃力状。

  备用胎终于装上了,林桑露出了笑。李宇锡问:“你住得远吗?”

  林桑:“不远,这条路走到底拐个弯就到。”

  “那很好。这小轮胎走不了多远的。你明天一定得去车行换个正常轮胎。”

  “是,太谢谢你了!”林桑感激的眼神看着李宇锡,想在这昏暗的夜色里看清并记住他的脸庞。李宇锡也趁机盯着她看了几眼。她脸型属于鹅蛋形,很柔和的那种。两边的头发包着双颊,很优美。

  道完晚安,林桑突然想起来什么,打开车门问道:“是我的爆胎声把你吵醒的吧?”

  李宇锡反问:“你是不是每天晚上这个时候从这里经过?”

  林桑点头应:“是的。”

  “那就是基本上我每天都被你的轮胎声叫醒。”李宇锡说着风趣地笑了起来。

  说来也奇,那天以后,李宇锡再也没有在夜半听到林桑的车声。

  他反而失眠了。有两个晚上,他干脆坐到前门台阶上,对着天使街发愣。

  “也许她是怕吵到我,绕道行驶了。”李宇锡猜测。

  一个多星期后,李宇锡终于有些按捺不住了。这个周六上午,他驾着车一直开到河边天使街的尽头。那里是个丁字路口,只有两个方向可去。李宇锡脑海一闪念,顺势就往右手边转。

  林桑曾说过一拐弯就到,车一转头李宇锡就两边察看——嗨,那棵树下停着的不正是林桑的车么!

  李宇锡一阵兴奋,油门一踩,车停泊好了。

  他轻轻走向门前。低头一看手表,时近11时。他按了按墙上的门铃。

  里面传出来“请稍候”的清脆话音。不多时,门开了,林桑就站在李宇锡面前。她露出热情明媚的笑,嘴角现出了一对小豌豆般的酒窝。

  “你好!”她热情地招呼说。

  “没有吵醒你吧?”

  林桑抿嘴摇头。

  “方便吗?

  林桑点头,叫李宇锡快快请进。

  李宇锡左右略微环顾了一下。房子不大,但是装点得非常整洁温馨。李宇锡正要夸赞,一侧的房间里传出来一阵笑声,林桑道:“我同屋在里面。”又问:“你想喝点什么吗?”李宇锡说一杯水就行了。

  水端上来了,两人互道了姓名,接着便各自问起对方从哪里来的美国。

  林桑:“我老家厦门,你呢?”

  李宇锡眉头一扬:“真巧,我爸爸老家也是厦门那一带的。我妈妈是台北人。”

  “那你会讲闽南话了?”林桑说着,直接从英文跳转为闽南话。

  “听懂一些,不过讲不大出来,我是这里出生的。”说到这里,李宇锡干咳了一下,低声补充,“我是1984年出生的。”

  林桑低着头没回应什么。他和她同岁。

  那屋突然爆出一阵强烈的笑声,把李宇锡震了一跳。噢,看样子林桑的同屋和林桑性格不大一样。李宇锡想起来什么,问:“对了,最近好像没见你的车经过天使街?”

  林桑扑哧一笑:“我就知道。我绕道了,怕吵着你。”

  这姑娘果然心细善良,李宇锡有些不好意思:“怎么会,我早习惯了。”

  聊了一会儿,只见林桑端起杯子来,吞下了一颗药丸。李宇锡这才发觉林桑看上去脸色几分憔悴。

  “你是不是有些累?不好意思打搅,我还是先走了,下次再聊吧。”

“我不累,我就是……医生说我有忧郁症,得坚持吃药。”

  李宇锡很难想像年纪轻轻、脸常带微笑的她,居然有忧郁症!

  林桑看出了李宇锡的惊愕。“没有什么,不少人都有,算是……正常的吧,特别是做我这种工作的人。”

  “你做的是什么工作?”李宇锡关切地问。

  “我是护士。每过几天就看见有人被抬出去。单说癌症吧,外面说得好听,其实哪有活着出去的!”   “应该还是有活着出去的吧。”李宇锡说出不同的心声,“我爸爸有个朋友就活着出来了,已经6年了,好好的。”

  “你爸爸的朋友运气比较好。我那位朋友运气就没有那么好了…… 我陪她到最后一刻……我好像都能听到她全身骨头裂开的声音……”林桑说着用手捂住了脸。

  “按说在医院做久了,应该比较容易适应。”李宇锡开始转话头。

  “人都那么说,大概我比较特别吧。”林桑吐了口气,手放了下来。

  “能不能再来一杯水?”李宇锡借着要水,想转移林桑的注意力。

  喝了两口水,沉思了片刻,李宇锡说:“也许你可以到我们公司去工作,换个环境看看?”

  “你们公司是做什么的?”

  “我们公司很大,简单说就是销售各种保健产品。”

  “我是护士,到那里能做什么?”

  “是护士才好啊,有医护保健知识和经验。再说公司也有各种培训。我们的工作环境很好的。轻松愉快,还有健身场地,同事们也好。你去一定合适,你会喜欢的。”李宇锡发觉这是自己最真诚的一次推销。

  “嗯,听上去不错,让我想想看。”姑娘看样子真的有些动心。

  几个月后,林桑到了李宇锡的公司。看着小伙子身边突然出现一个年轻的亚裔女郎,有同事暗地和他调笑:“怎么,恋爱上了?”

  “哪里。”李宇锡红着脸说,“她是我邻居和老乡。”

  林桑在新公司里工作了3个月,度过了3个月快活的日子。每天上午她一早就到,一到就到咖啡房里帮同事们煮好两壶咖啡:正常的和淡咖啡因的。咖啡台上各种调料也整理得井井有条。公司里的人都很喜欢她,李宇锡更是笑意常挂脸上。老板告诉他,他这3个月的业绩破了纪录。“看来林桑这姑娘给你带来了好运。”老板说。

  “你要能娶她回家,会很幸福呢!”又一位同事开玩笑。虽是玩笑,李宇锡却听得乐滋滋,心底禁不住的幸福。

  不过,从第四个月开始,林桑似乎开始了新的忧郁,别人没觉察,却是逃不过李宇锡的眼睛:她嘴角的小豌豆酒窝悄悄消失了。

  “你最近好像不太开心?”在公司后花园里李宇锡问。

  “还好。”林桑答。

  “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李宇锡再问。

  “我……”林桑欲言又止,最后终于说出了整话,“我还是想回医院工作。”

  “这里做得好好的,为什么?”李宇锡大吃一惊。

  “我在这里工作吧,本来是还好好的,可最近也不知怎么回事,好像得了思乡病那样的。上个礼拜我的护士朋友给我来电话,说她们都很想我。还有一些病人也问起我。我突然觉得,再怎么说,我都属于那里。我为当护士上了好多年的学,本来那就是我的志向,少活几年也是值得的……”

  “我懂了。”李宇锡心头一阵感动。他想留她,却找不出特别的理由来。他看着林桑,她属于那种特别温柔体贴的女孩。也许她心里有阴影,可是她绽放出来的,总是明媚的花。她的感觉是对的,她属于她的护士行业,属于医院和那里的病人。

  “你回去可以,不过夜里别再绕道回家。当心哪天轮胎又爆了没人帮你装。”李宇锡说着,情不自禁抬起指尖轻轻碰了碰林桑的下巴。

  从那以后,李宇锡门前添了两样东西:一株高挑的深粉色玫瑰和一根柱灯。玫瑰的幽香引来了敏感的、欢快的蜜蜂。而那柱灯,每天夜幕降临了以后,它就放出柔和的光亮。同样柔和的那一道车轮声滑过以后,李宇锡总能安然地、幸福地坠入梦乡……

 

Category: 

中国人没有家 ?

Personal experiences - years ago  I was a TA at a state univeristy. One day, a student came to me when a class was over and I was packing my staff.  I asked her if she had a question but she said no.  She said she just wanted to talk to me because she felt I was close to her.  She said she was lonely among her classmates.  I was shocked since I always believed before then that ABC should not have a problem of culture shock since they are born in this country and educated with all others.  I was wrong.  "They dont want to play with me.  They have their own friends".  

这不是耸人听闻 - 

加州SAT考满分的华裔高中生自杀身亡,谁的错?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华裔学生跳楼自杀

WHY?

Box:中国人没有家 送交者: Box 2014年10月17日18:09:53 于 [茗香茶语] 发送悄悄话 

二十多年前,国内思想界、文化界有人提出一个尖锐的问题 ------ 中国人灵魂沒有家。今天想起潘漠华的《离家》,多年前听过的,找出来又听一遍,感触比从前更深。华夏民族从前是深情的民族,从这个意义上讲,今天的中国人没有家,不仅仅是灵魂没有家,感情也没有家。我们后代的所有问题里面,最本质的问题是断根,家的感情是一种历史传统,懂得其中深意的人没有了,今天没有人懂得怎么样爱孩子。一切的教育都是爱的教育,不懂得爱,也就谈不上任何的教育,既便学习刻苦努力,天资聪颖,上了名校,能挣很多钱,成名成家。。。云云,但始终还是一个未完成的人。

潘漠华:《离家》(曾湉朗诵)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k4ODc1NzI=.html?

中国人丢失的不是传统,而是赖以生存的心理结构、感情结构,一个民族的心理结构几千年调整积淀下来,是它的子孙后代身心健康的原型,丢掉它并非不能活,但是肯定活不好,尤其是遇到问题,那怕针尖那么一点点,往往也过不去。比如现在国内的孩子动不动就自杀了,很多人说成是病、是压力,其实活得好好的,问题只在于孩子的“鸡蛋壳意志”,是个心理问题、个人內心的感情世界的问题。人的心理成长和大脑发育一样,是有年龄区间的,过了这个村,再没这个店,所以古人说“少成若天性,习惯成自然”。

两代的反差是果,它的因还是在于父母没有有益的文化营养可以教育儿女,不是说儿女的一代天生就一定会与父辈迥异。中国人的文化断代,是个特殊现象,责任不在儿女,这是五四共业,所有国人都要吞下这个苦果,这一代、下一代。。。无论海内海外,直到整个民族重新觉悟并且回头。

明诚很关心下一代,但似乎倒果为因了,无论如何,单方面的理解,对教育的意义不大,只能说亡羊补牢,对上根一点的小绵羊,也许有一点帮助吧?我的倾向是从根本、从小的时候教起,如果谁家孩子送来我这里教,我的规矩是做了我的学生,就不能再听父母的了。 

子女教育咨询群(二):要不要请专业人士帮忙?

这篇文章里我主要介绍一下专业人士大致分类,操作模式和收费。

首先按学历/专业训练可以分为下面几类:

1. Coach(不需要专业学位)

2. MSW(Master of Social Work) 

3. Psychologist (一般指PhD in Clinical Psychology)

4. Psychiatrist (MD in Psychiatry), 精神科大夫

头三类我统称为therapist, 他们主要提供talk therapy(也有些alternative therapy比如催眠疗法,音乐疗法),不能开药。Talk therapy 以最普遍的 cognitive behavior therapy (认知行为疗法)为例,一般是一次evaluation session后,每周一次,每次45分钟,有的therapist会给客户留“作业”。一般6到12周开始见效,然后根据各人情况和进展会坚持几个月到几年。Talk therapy有点象学钢琴,要每周上课,回家还要自己练,要克服很多困难,持之以恒,才能越来越好。

第4类主要是开药,有些psychiatrist会跟你聊聊,但是大部分没有时间深聊。Psychiatrist如果确诊你孩子有disorder,比如ADHD,可以给开药。一般来说他们可能5-15分钟问几个问题就确诊,然后药马上就开出来了,和我们看伤风感冒差不多。开始服用药后两周左右复诊,调剂量,复诊几次情况稳定后改四周复诊一次。精神性药*如果*开对了,刚开始服用会有很大的改观。但是长期服用以后效果就没一开始那么显著了。当然有的药对有些人不管用,或有比较大的副作用,这就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这个时候就看psychiatrist的水平了。

从收费上讲,coach一般是不收保险的,只能掏腰包。收费可高可低。MSW收费通常比PhD Psychologist要低。低的有60刀一小时的(新泽西数据),高的可以到350刀一小时。比较有意思的是,越是“好的” “有名的” therapist越贵,但是越贵的越不收保险。但是,就算她不收保险,其实仍可以报销一部分!就是按out of network来找保险公司报销。这里的家长大多有不错的保险。你们可以查一下你们的保险out-of-network报销多少。比如如果你in-network报销90%,out-of-network报销70%,那么一个350刀的session你只要掏一百出头(不要忘了加copay/deductible)。

Psychiatrist 也有收与不收保险之分,一般比较好的都是300刀以上一个visit并且不收保险。

当然,贵的不见得都好,便宜的不见得就不好。我认识一位MSW人很年轻,收费低,但是她“手法”和“气场”非常好,比很多有名气有学位收费贵的psychologist / psychiatrist都有效。

碰上什么样的therapist凭运气。判断therapist好不好要凭直觉。碰上一个感觉好的很难得。一定不要放过。

**************************************************************************

回到我能给大家提供的服务上,我自己属于第一类,coach。具体说是parenting coach。我会通过跟家长互动, 了解孩子的具体情况, 兼考虑到具体家庭状况,帮家长树立一个现实的目标。然后制定计划和策略达到这个目标。和talk therapy或者钢琴课一样,这个过程虽然有时候会效果显著,但是不可能每次都显著,更不可能一两次就彻底解决问题。家长要做好接受几个月到几年coaching的心理准备,并且不管有没有coaching都要长期的投入时间与精力。就当是给自己上一门“钢琴课”吧!应该说,在和孩子共同成长的旅途中,这门课是比任何其他技能课都更重要的一门课。

Pages